用微信掃描上方二維碼添加

或打開微信搜索編輯老師微信號添加:

星網期刊

基于iSquare協議的圖書館服務創新的用戶調查

 論文欄目:信息與傳播    更新時間:2018-03-16 11:29   

〔摘要〕圖書館從傳統的借閱服務到今天為適應社會需求而發生的形態和功能轉變,是圖書館承擔自己歷史使命和現實責任的體現。為從用戶的角度調查圖書館服務創新發生的轉變,遵循iSquare協議調查了227位圖書館用戶,利用認知心理學分析了收集到的畫圖信息,發現用戶認為圖書館當前的服務創新體現在語義互聯技術、用戶互操作、推薦服務、普適性、網絡化、便捷性、虛擬性。同時發現iSquare協議適用性強但有局限性。 
  〔關鍵詞〕圖書館服務創新;iSquare協議;認知心理學;頭腦風暴;信息行為 
  DOI:10.3969/j.issn.1008-0821.2018.02.002 
  〔中圖分類號〕G2520〔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1008-0821(2018)02-0012-06 
  User Study on Library Service Innovation Based on iSquare Protocol 
  Lou Wen1Wang Hui1Gao Haiyan2 
  (1.Department of Information Management,Faculty of Business and Management, 
  East China Normal University,Shanghai 200241,China; 
  2.Library,Nanjing Vocational Institution of Transport Technology,Nanjing 211188,China) 
  〔Abstract〕Libraries transforming from traditional services to new functions showed the true mission and responsibility.Aiming to address the transformation in library service innovatio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library users,the graphical questionnaire of 227 library users was collected and analyzed by cognitive psychology based on iSquare protocol.It concluded that users expect and see library service innovation should be built with semantic link techniques,user interoperability,recommendation function,universality,networking,convenience,and virtual ability.iSquare protocol could be strongly used but with limits. 
  〔Key words〕library service innovation;iSquare protocol;cognitive psychology;brainstorm;information behavior 
  圖書館學研究與圖書館事業經歷了百年發展,圖書館服務在不同時期都體現了各時期的特征[1],從功能形態上,發展出了電子圖書館[2]、虛擬圖書館[3]、移動圖書館[4]、數字圖書館[5]、智慧圖書館[6];從服務特色上,計算機技術的廣泛應用提升了圖書館服務能力,也創新了更多的用戶閱讀方式[7]。在用戶看來,圖書館學人孜孜以求的圖書館服務創新事業是否如愿,一直是圖書館學者探討的話題。 
  圖書館學者一方面從前期調查用戶需求,另一方面從后期調研用戶滿意度,這是做到以用戶服務為中心的文化服務行業的宗旨,相關研究也主要從上述兩個方面展開。在用戶調查的方法上,學者們也做了很多有益探索。傳統的從文獻調查的角度發現高校圖書館20是否滿足用戶的需求[8],最廣泛使用的就是網絡調查問卷的方式,從調查高校圖書館傳統服務的創新性[9],到調查公共圖書館服務創新成果[10],隨著閱讀方式的轉變,網絡調查又進化成更為瞬時的移動端用戶調查[11],而后出現了新型的用戶調查方式,比如利用二次文獻(如調查報告[12])進行分析,利用認知體驗進行用戶調查等[13]。網絡用戶調查問卷的廣泛與應用性毋庸置疑,但網絡用戶調查問卷內容大多以調查者設計問卷問題為驅動,可能具有導向性,可以理解為二次結果;問卷形式以用戶看文字寫答案為主,用戶反饋的答案需要經過有效性和真實性檢驗。因此,改進用戶調查方法也是值得我們思考的。 
  1iSquare協議概述 
  iSquare項目是由多倫多大學信息學院的Jenna Hartel教授發起的一項基于藝術的可視化書畫實驗項目。項目主要試圖解開3個疑問:一是人們如何描繪“信息”的概念;二是不同人群對“信息”的概念的描繪有何不同;三是人們描繪出的“信息”的概念和信息的文字概念有什么聯系和區別。在調查過程中,調查對象需要在一張正方形的卡片紙上書寫或畫出自己理解的“信息”的概念,在卡片紙的背面以“信息是……”為開頭解釋自己的理解或是描繪,這樣收集的到一張卡片紙叫做一個iSquare。2011年項目立項至2015年,已經與10余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合作關系,收集到1 000余張iSquares,而且不僅僅是有關“信息”的概念的調查。 
  iSquare協議利用認知心理學的理論和方法直接分析用戶無干擾的反饋,有較于調查問卷的部分優勢,因此本文利用此方法進行圖書館服務創新的調查。本調查將試圖解開3個疑問:一是用戶如何理解“圖書館服務創新”這個概念;二是圖書館服務創新在用戶眼中有何發展;三是iSquare協議是否能用于復雜主題的調查。
  11iSquare協議簡述 
  iSquare協議(iSquare Protocol)是用于組織和規范現有iSquares的數據聚集技術。該協議是可以用于各個研究方向的研究者們發現特定概念時的有據可依的技術[14]。協議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1)倫理聲明:調查得到倫理委員會(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的批準,項目并不涉及和泄露調查對象的任何個人信息和隱私。 
  2)準備和時間分配:建議在有桌椅的場所進行調查,整個調查大概需要10分鐘的時間,包括2分鐘的介紹,7分鐘的繪畫時間,1分鐘的收尾工作(收集iSquares和筆)。 
  3)提示語:面對調查對象,協議提供給調查者在進行調查時需要的開場白、可能的問題回答、結束語的參考提示語,并且提示調查對象不要相互干擾。 
  4)卡片紙規則:使用白色繪畫紙或賀卡紙,更利于iSquares的收集與攜帶,并且這樣的紙不易被畫筆破壞。 
  5)iSquare尺寸:考慮到經濟成本和時間成本,iSquare的尺寸應為425英寸*425英寸(約108厘米*108厘米),這樣的設計既方便了平鋪分析與展示,也便于調查對象在幾分鐘內完成繪畫。 
  6)雙面紙規則:卡片紙的正面是空白的,用于調查對象繪畫;卡片紙的背面需要告知調查對象完成語句或回答問題,建議調查對象提供性別和研究興趣或專業。樣例可見圖1。 
  7)繪畫指導:由于繪畫的能力和水平并不由調查者控制,而是由調查對象來影響的,但調查者可以控制繪畫工具的影響因素,建議在進行檢查時使用調查者統一購買的黑色圓珠筆或水筆,同樣也是為了便于畫像的分辨和保存。 
  8)影響因素聲明:經分析證明,iSquare協議并不受調查地點和時間的限制。 
  12本文研究與iSquare協議的聯系 
  1)據Hartel教授介紹,iSquare項目涉及信息行為、心理學、信息可視化的研究內容,可以說iSquare是一種基于頭腦風暴的信息行為的表達[15]。而對于本文的調查來說,正可以利用頭腦風暴法的無限制性、無約束感讓調查對象描繪出圖書館服務創新的情境。 
  2)認知科學的研究包括對人類的注意、意識、記憶、學習、感知、思維等內容,畫圖是一種高級意識和記憶的組合,按還原論分析來說,畫圖是結合了語義還原和理論還原的高級認知解釋行為。簡單來說,研究畫圖過程中調查對象的心理過程,可以分析調查對象對事物的深切認識,畫圖而出的結果,即圖像,更是體現意識的集大成者。在本調查中,調查對象被問“您如何理解圖書館服務創新?”的時候,腦中會即刻還原自我意識和記憶中的圖書館服務或圖書館創新服務的樣子,這是語義還原論中的概念還原;調查對象被請畫出想象中樣子的時候,大腦會控制視覺和知覺繪畫出概念還原得到的映像,這是理論還原中的微觀還原。而調查對象從開始聆聽調查者的提示語的反應、思考什么是圖書館服務創新,到在卡片紙的什么位置畫下什么樣的一筆的整個過程,都可以分析出圖書館服務創新在用戶心中的形象。 
  2圖書館服務創新iSquare的調查過程 
  21研究對象和iSquares的準備 
  按照iSquare協議中對紙和筆的要求,本調查將圖書館服務創新iSquare設計成如圖1所示。需要說明的是,由于國際性的要求,建議參與子項目的iSquare均用英文表達,但由于本調查對象涉及中國人,在中國大陸進行調查時,將中文翻譯附于iSquare背面,并且使用普通話操作整個調查。 
  22調查對象的選擇和iSquares的收集 
  圖書館知識服務是全球性的,因此本調查在本著面向全球的視角、具有一定專業基礎知識背景的原則下,盡力做到面向高校圖書館、公共圖書館的不同知識背景的用戶,選擇了以下5類調查對象和調查方式。由于iSquare協議對倫理的要求,本調查同樣不方便過多透露調查對象的信息;另外,由于iSquare協議的調查方法較為適用于普適性概念,比如其最初使用的“信息”一詞,是否適用于較為復雜或專業的概念還需要驗證,因此本文在選擇受試者時盡量選擇具有圖書館基礎知識的調查對象。 
  1)武漢大學信息管理學院本科學生,調查時間為2015年12月29日至31日,調查地點為教室和機房,共收集87張iSquares。 
  2)德雷塞爾大學(Drexel University)的計算與信息科學學院博士生,調查時間為2015年11月10日至20日,調查地點為學院科研助理辦公室,共收集21張iSquares。 
  3)在ASIS&T上參加Hartel教授宣講的專家學者,調查時間為2015年11月7日宣講結束后,共收集30張iSquares。 
  4)紐約公共圖書館(New York Public Library)的隨機調查,調查時間為2015年9月10日,調查地點為曼哈頓中城分館玫瑰廳,共收集35張iSquares。 
  5)波士頓公共圖書館(Boston Public Library)的隨機調查,調查時間為2015年10月9日,調查地點為Copley分館的藝術與建筑導覽,共收集24張iSquares。 
  由此,本調查遵循iSquare協議中對于紙、筆、地點、設置等的要求,調查對象來自中國、中國臺灣、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德國、日本、摩洛哥、韓國、意大利、法國等國家和地區的圖書館用戶,共收集到227張iSquares(部分iSquares樣例見下),可以進行結果分析。需要說明的是,本調查一再強調調查對象的專業基礎知識背景,是因為圖書館服務創新并不是大眾生活詞匯,不如“白菜”一般,設想一下調查對象如果是對此概念毫無意識甚至從不進圖書館、接觸圖書的大眾,恐怕不是得不到反饋的iSquares,就是嚴重影響分析結果。
 3基于認知心理學的調查結果分析 
  最初的iSquare項目分析308張iSquares時,首先需要分析的就是人們如何描繪“信息”的概念,就是說人們都畫什么,于是研究團隊將收集的圖片分類為地圖、圖畫、統計圖、時間圖、層次圖、組圖、表格、符號、文字、網格和其它[16]。這種分類是基于圖像表象[17]的分類,可用于分析表象內容,本調查將不僅從表象內容分析收集到的iSquares,而且將從圖像內容的方面進行分析。 
  調查結果數量方面,問卷調查法一般的樣本量是400個左右,但認知行為學的調查樣本量12個就屬于邊緣有效[18],因此,本文的樣本量為227,介于純粹問卷調查和認知科學的調查,樣本量有效,可以進行分析。 
  31基于圖像表象的分析 
  經過對每一張iSquare的圖形結構的分析,結合最初iSquare項目對圖形的分類,本文調查的iSquares按圖像表象的結構可以被分為如表1所示的10個類目。可以看出,簡單形狀、組圖、圖畫3種類型占據了結果的絕大多數,將對不同類型的iSquares進行單獨分析。 
  字也會是較為簡單的詞組或縮寫出現,如圖2中簡單形狀的iSquares樣例所示的。 
  組圖是調查對象嘗試用多個簡單形狀堆積起來的圖案,相同圖案堆積可以表示重復和強調,不同圖案的堆積可以表示變化。如圖2所示的兩個iSquares樣例,右邊的多個形似顯示屏的簡單形狀的堆積,表示了多個重疊,正如調查對象的解釋“很多電腦”(A Lot of Computers);左邊的方形和圓形組成的圖案表示紙質書到電子書的變化。 
  圖畫一般占據了卡片紙的絕大多數空間,多數圖畫表示了一個物理上客觀存在的事物或是一些場景,如圖2所示的圖畫的兩個iSquares樣例,左邊的圖案表示了圖書館的大門,是客觀存在的事物;右邊的圖案表示了一種圖書館網站,是一種事物,也可以說是一種場景。 
  層次結構表現出了人腦思維的邏輯結構,從上到下、從頂到底的思維方式,說明人在繪畫時會按照從上到下的順序進行,觀察層次結構時,人眼的重點也將會放到頂層概念上,說明了人們的思維重點和思維起點都是在第一個(最上方)概念。如圖2所示,左圖的重點關注對象是數據庫(Database),而右圖則是用戶。 
  流程圖比層次圖更能體現人們思維的邏輯,從認知水平上講,流程圖是最高級的繪畫圖形,因為它不僅需要繪畫者對概念有清晰的界定,還需要對概念之間的關系有清楚的認識,是什么概念,概念之間是什么特定的關系。因此流程圖重點體現的是概念和概念之間的關系,如圖3所示的流程圖iSquares中,左圖體現的是數據是被電腦收集(Collect)的關系,電腦是將信息展示(Present)給用戶的關系,右圖的雙向箭頭表達了調查對象說明各個參與者之間的交流關系。 
  網絡圖的特點是無序的無邊界的,往往只有節點和節點之間的連接線來構成網絡圖,調查對象表現出了發散的思維,正如圖3所示。 
  關系圖大多包含了概念之間多對多的關系。相對于層次圖,多了更多類型的關系,相對于流程圖,又不具有時序性。調查對象往往下筆為層次圖,但繪畫過程中又想到了更多的概念和關系,于是擴展成了關系圖,但又因為多對多的關系,并不適合找到具有序列特征的“你影響到我,我影響到他”的流程,因此往往關系圖沒有方向性。 
  循環圖一般是3個及以上的概念兩兩相關或間隔,從而形成一個循環的網絡,繪畫者想要表達的是三者或多者之間是相互共存相互影響的關系。如圖3所示的循環圖,左圖帶有方向性的箭頭,試圖表示的是用戶影響數據庫,數據庫再影響配適器,配適器再影響用戶;右圖想表示的是應用、平臺和資源兩兩相互影響。 
  文字是人類的高級語言,文字可以表達圖畫的所有特征,是因為人腦在看到文字時,腦中會映像出相應的現實生活中記憶的圖畫或情景,并進行回放和聯想,因此,當調查對象選擇用文字來取代繪畫時,有兩種解釋,一是不知如何用繪畫描繪出頭腦所想,因為文字比繪畫高級,人類會自動選擇優勢方式表達自我,如圖3中的左圖所示;二是希望用文字來解釋繪畫來表達自我,如右圖的調查對象想表示長方體是數字信息(Digital Information)的集合。 
  32基于圖像內容的分析 
  對圖像內容進行分析,可以了解到調查對象對圖書館服務創新的第一印象,對圖書館的創新服務的期盼,和對新時代圖書館特征的理解。表2顯示了基于圖像內容分析得到的iSquares的統計結果,圖像內容一列說明的是iSquares中調查對象重點想描述的內容,共分為十類。可以發現,調查對象重點想要描繪圖書館服務的運作方式的圖像超過30%,遠高于其他類別,一方面說明調查對象確實具備一定的專業背景;另一方面說明調查對象試圖理解圖書館服務創新的運作方式。 
  描述運作方式的圖像占全部iSquares的多數,分析調查對象對運作方式的理解,可以促進我們對圖書館服務時重點的理解,調查對象對運作方式的闡述也是我們搭建圖書館服務新形式的參考。描述運作方式的圖像中,大多從圖書館和用戶之間的關系入手,融入圖書館資源的儲存和加工模式來描述調查對象印象中的圖書館服務運作方式,如圖4的左圖所示;另一種多從圖書館資源如何被圖書館加工后傳遞給用戶的角度入手,如圖4的右圖所示。 
  重點描述顯示方式的圖像絕大部分采用了畫出電腦顯示屏的方法(如圖4所示),無疑證明了圖書館服務必須是電子化的一部分的事實,還需要采用數字展示為主要推薦方式的方法,同樣說明了圖書館服務需要面向機器的特點。 
  “低頭族”是當今時代的產物,但也說明了移動生活的重要性,因此在圖像結果數量上,調查對象對移動服務的重視程度也放在了第三位,在圖像內容上,調查對象多數畫出了以手機、iPad為主體的圖像,如圖4右圖所示;也有調查對象畫出了形象的情景,如圖4左圖所示。
  分析那些重點描述網站設計的繪畫用戶,可以理解成他們將圖書館服務的呈現方式想象為圖書館門戶網站,即整體的圖書館網站便是圖書館服務的主要方式,而多數調查對象在描繪網站樣式時,都重點突出了信息檢索框、信息檢索欄目、個性化推薦服務等,這也是用戶的關注重點。 
  圖5基于圖像內容的iSquares樣例2 
  描述網絡化的圖像多以節點和連接線構成(如圖5所示),調查對象畫出網絡化的圖像是試圖表達圖書館服務創新應該具有資源互聯的特點,從數量上看,意識到這一特點的調查對象并不多,說明目前的資源建設并沒有完善,也是我們今后努力的方向。 
  描述虛擬性的圖像多以描繪一種情景,而情景中主要以展現虛擬屏幕為特征,可以說是人們腦中想象未來圖書館創新服務的樣子,如圖5的兩圖中,均體現了未來的知識是無處不在的,虛擬的屏幕將到處存在于生活中,用戶想要任何知識都可以隨手拈來。 
  圖5中推薦服務的左圖展示了一段對話,是典型的用戶與圖書館(圖書館問答系統或圖書館員)的信息需求與供給的情況,體現了用戶希望圖書館的智能性或高服務質量的愿望;右圖則體現了用戶得到個性化推薦結果的過程,各式各樣的資源被整合后推薦給用戶的“禮包”中包括了用戶所需的特定知識。 
  如圖5中共享性的這一類的圖像很難進行總結,但通過結合調查對象對這些圖像的文字描述,可以發現調查對象試圖表示的是知識資源將與陽光、水(左圖)、空氣(右圖)這些資源一樣無處不在,這是因為這些資源的易擴散性,就可以說是這些資源具有共享性。 
  描繪儲存方式的圖像主要以數據(Data)為關鍵詞,描繪數據庫的儲存方式,這一類的圖像數量非常少,一方面是因為新時代下的圖書館確實具有特殊的儲存方式,比如發布而非物理儲存;另一方面也是調查對象似乎并不理解數字環境下除了數據庫的方式知識是如何用其他方式儲存的。 
  33描繪與描述的關系分析 
  在全面分析了圖像表象和圖像內容后,再來觀察iSquares背面調查對象對所畫圖像的解釋,逐一對比后,發現有62張iSquares的圖畫與背面文字不符,占總數量的近30%。分析其原因,一方面是研究對象本身就是復合主題的高級內容,而不像“樹”、“房子”這樣的單一主題的基本內容方便描繪;另一方面是由于圖書館服務創新并不是一個實物,是一個虛擬詞匯。人類認知是需要一個過程的,不可能要求人們描繪出完全沒有接觸或想象到的事物,盡管有的調查對象可以想象出一部分,但也有如盲人摸象,描繪出了部分特征,因此就出現了畫不達意的現象;當然也有可能是繪畫水平的限制,導致了一些調查對象無法畫出心中所想。另外,在剩余的165張描繪與文字較為相符的iSquares中,調查對象或是描繪的全面而文字描述不全,或是文字描述多于描繪內容,說明了圖畫思維和語言思維的不對稱性,文字是高級的狀態,人們很難用畫圖表現形容詞,比如“虛幻的”。盡管如此,綜合全面來看,并不影響人們對圖書館服務的整體認識。 
  4結論 
  綜合上述分析結果,調查得到了預想目標,發現了用戶對圖書館服務創新的概念、認知、設想,可以總結出當前圖書館服務的特點和未來圖書館服務建設的創新目標,即語義互聯技術、用戶互操作、推薦服務、普適性、網絡化、便捷性、虛擬性。在眾多的iSquares中,人們都把視角放在了建設圖書館的技術上,而語義互聯技術則是圖書館服務建設的重點;幾乎所有的圖像都提到了用戶,所以以用戶為中心的圖書館服務也是重點;不論從圖像表象的描述重點來看,還是從圖像內容來看,推薦服務是人們所期盼的;普適性、網絡化就是意味著對共享程度的要求;便捷性是對移動服務的要求;虛擬性則是對圖書館建設的愿景。 
  這些特點和目標都是相互依存相互支持的,語義互聯技術可以支持用戶互操作和虛擬性的實現,但也需要被普適性和網絡化的特性支持,用戶互操作可以更好的支持推薦服務,而普適性、網絡化、便捷性的要求都是為了更好的實現推薦服務,普適性和網絡化又可以支撐虛擬性的實現等等。 
  另外,我們也發現iSquare協議在用于人們對復合主題事物描述時的難度遠高于普適事物的描述,體現在:①用戶會字畫不一,比如近30%的用戶無法用繪畫表達文字;②用戶會與已有事物混淆,比如一部分表達成數字圖書館的形式。因此iSquare協議用于未知事物描述的適用性還有待考證。但無論從我們的調查結果,還是從iSquare協議現在的應用情況來看,iSquare這種開放式的調查依然有廣闊的應用空間。 
  參考文獻 
  [1]范并思.圖書館學理論道路的迷茫、艱辛與光榮——中國圖書館學暨《中國圖書館學報》六十年[J].中國圖書館學報,2017,(1):1-13. 
  [2]Kenneth EDowlin.The Electronic Library:Promise and the Process[M].London:Bloomsbury Publishing PLC,1984:35. 
  [3]劉茲恒,張久珍.國內外虛擬圖書館研究綜述[J].中國圖書館學報,2000,(3):70-75. 
  [4]Alexa TMcCray,et al.Extending the Role of Metadata in a Digital Library System[C]// Proceedings of the IEEE Forum on Research and Technology Advances in Digital Libraries,Baltimore,Maryland,1999:190-199. 
  [5]Penny Want.The History and Development of Mobile Libraries[J].Library Management,1990,11(2):5-14.
 [6]烏恩.智慧圖書館及其服務模式的構建[J].情報資料工作,2012,(5):102-106. 
  [7]陳傳夫,馮昌揚,陳一.面向全面小康的圖書館常態化轉型發展模式探索[J].中國圖書館學報,2016,(1):4-20. 
  [8]張士男.國內高校圖書館20服務調查研究[D].長春:東北師范大學,2009. 
  [9]曾湘瓊.美國ARL大學圖書館傳統服務的創新性特點之調查與分析[J].圖書館論壇,2011,(1):43-45,87. 
  [10]劉意,周永紅,周寶藍.基于網絡的湖南地市級公共圖書館服務調查與創新分析[J].圖書館,2014,(4):80-82. 
  [11]孫雨.我國公共圖書館利用微信公眾平臺開展服務的現狀調查及創新模式研究[J].圖書館學研究,2014,(15):78-83. 
  [12]王潔慧.試論高校圖書館讀者服務工作的評價與創新——天津農學院圖書館讀者服務調查報告[J].圖書館工作與研究,2010,(12):120-122. 
  [13]謝姝琳.基于認知體驗調查的高校圖書館服務創新研究[J].改革與開放,2015,(23):93-95. 
  [14]Hartel,J.An Arts-Informed Study of Information Using the Draw-and-Write Technique[J].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2014,65(7):1349-1367. 
  [15]Hartel,J.An Interdisciplinary Platform for Information Behaviour Research in the Liberal Arts Hobby[J].Journal of Documentation,2014,70(5):945-962. 
  [16]Hartel,J.Information Behaviour Illustrated[C]//Proceedings of the Eighth Information Seeking in Context Conference.Leeds,UK:Information Research,2014,19(4). 
  [17]Yuri Engelhardt.The Language of Graphics:A Framework for the Analysis of Syntax and Meaning in Maps,Charts,and Diagrams[M].Amsterdam:University of Amsterdam,Institute for Logic,Language and Computation,2002. 
  [18]李彪,鄭滿寧.傳播學與認知神經科學研究——工具、方法與應用[M].北京:人民日報出版社,2013:15. 

星網期刊收錄7500余種雜志,種類遍及 時政、文學、生活、娛樂、教育、學術等 諸多門類等進行了詳細的介紹。

版權所有@2008-2012 星網期刊
蜀ICP備16034109號
咨詢電話
總機 :400-803-1233
張老師:18215679250
劉老師:13541203650
秦老師:13618095040
李老師:18982127411
趙老師:13881715357
李老師:13980832471
陳老師:13036676690 其它老師...
業務咨詢QQ
張老師QQ:3001675867
劉老師QQ:3001634656
秦老師QQ:3001694899
李老師QQ:3001699503
趙老師QQ:3001601374
李老師QQ:3001642863
陳老師QQ:3001651437
編輯合作
QQ:3001606709

供稿人合作
QQ:3001606709

代理合作
QQ:22848269

業務
綜合介紹
論文發表
支付方式
常見問題
論文檢測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關注微信號:xinlunwen
每日前10名關注免費發表1篇
您已成功復制微信號 ,打開微信粘貼搜索添加即可
取消 確定
微信號:
長按復制添加編輯老師微信
去微信 >
期平特心水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