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掃描上方二維碼添加

或打開微信搜索編輯老師微信號添加:

星網期刊

個體性的創造:懷特海機體論自然主義解釋探析

 論文欄目:自然科學    更新時間:2018-04-12 11:56   

  摘要:作為構建適應社會-生態復雜范式的一個重要思想來源,懷特海的機體論自然主義為我們提供了富有啟發性的解釋工具。首先,機體論自然主義對于客觀經驗具有普遍解釋功能,嘗試構建柏拉圖式的解釋綱領。其次,機體論自然主義強調超越機械論自然主義解釋,提出關于過程中自然的新解釋。再次,機體論自然主義解釋的科學動力來自于量子論,其所強調的個體性創造等方面與量子論在不同層次存在相似性。 
  關鍵詞:懷特海;機體論;自然主義;科學動力;客觀經驗 
  中圖分類號:N02 文獻標識碼:A DOI:10.3969/j.issn.1003-8256.2018.02.012 
  阿爾弗雷德·諾思·懷特海(Alfred North Whitehead,1861年2月15日~1947年12月30日)英國數學家、哲學家。他出生于英國的肯特郡,在美國麻薩諸塞州劍橋逝世。懷特海是現代著名的數學家、哲學家和教育理論家。懷特海早年生活在英國,他在劍橋大學三一學院教授數學,然后在倫敦大學帝國科學技術學院教授數學物理。從懷特海自身的思想發展來看,這時候的懷特海還處于自然科學時期,但也開始自然哲學的探究,其探究圍繞機體論自然主義展開。1924年,懷特海退休后以哲學教授的身份受聘于美國哈佛大學,開始了其學術生涯中又一個重要的階段—形而上學時期。懷特海發展了一種非常個人的世界觀,他自己稱為“機體哲學”,這種哲學概念主要體現在他的三部曲中:《科學與近代世界》、《過程與實在》和《觀念的冒險》。懷特海首次把“有機體”這一用語作為哲學關鍵術語使用,是在1925年出版的《科學與近代世界》一書中。 
  1 機體論的普遍解釋功能 
  1.1 客觀經驗與普遍解釋 
  懷特海的機體論(the doctrine of organism)是古希臘柏拉圖宇宙論的新形式。懷特海最常被引用的名言“歐洲哲學是柏拉圖的注釋”,而在《過程與實在》的第二部第一章“事實與形式”的開頭,他曾詳細論述:“對歐洲哲學傳統最一般特點的清晰描述,即是關于柏拉圖的一系列注釋。我并不是說學者們無主見地從柏拉圖的著作中引申出思想體系,我是指柏拉圖的著作中到處散發著普遍的豐富的思想”[1]65-66。懷特海批判“學者們無主見地從柏拉圖著作中引申出的思想體系范式”,這些思想體系范式就是我們通常理解的“柏拉圖主義”,但 “柏拉圖主義”不等同于“柏拉圖的注釋”。《過程與實在》其中第一部的題目是“思辨的模式”。懷特海指出,所謂思辨哲學,就是悉心構造能夠解釋我們經驗的所有要素的、整合的、邏輯的、必然的普遍觀念體系。我用“解釋”這一概念表達的意思是,我們在快樂、感知、欲動和思考時所意識到的一切都應該是普遍模式的特殊事例[1]3 。懷特海承認“整合的、邏輯的、必然的普遍觀念體系”的價值,嚴密地定義自己所使用的術語,并且列出基本的范疇,明確提出自己的理論框架,并完善這一框架使其“適用”對“一切”經驗的解釋[2]86。可以說,懷特海是一位用某種普遍的模式解釋一切經驗的“體系哲學家”,他要求自己成為真正的柏拉圖的現代后繼者。為了使這種普遍模式能接近通常經驗本身的形成機制,他不是用語言來建構體系,而是突破我們日常的概念框架,探索到經驗的深層結構。 
  1.2 柏拉圖式的新宇宙論 
  懷特海是柏拉圖精神的傳承者,但是他并不是通常意義上的柏拉圖主義者,而是構筑柏拉圖式的宇宙論的哲學家。例如,在提出西方哲學的一般特點是“柏拉圖的注釋”之后,懷特海將自己的思想脈絡稱為是柏拉圖式的, 他想加以說明的是, “兩千年來由于人類經驗的變化,社會組織、藝術、科學、宗教等方面也必然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如果有必要重新表述柏拉圖的思想,我們應該開始建立‘機體哲學’”[1]66。在柏拉圖的宇宙論著作《蒂邁歐篇》中,當前宇宙被認為是起源于一種原始的混沌,所謂的混沌是根據我們的理想而言的。這便是機體論的演變學說。《蒂邁歐篇》是以當時希臘的最新科學為前提討論整體宇宙問題。《蒂邁歐篇》雖然不像亞里士多德的《物理學》那樣具備嚴密的體系性,但是對掌握了現代物理學的懷特海來說,仍然具有無窮的啟示作用。機體論自然主義是懷特海中期自然哲學的基本概念,在此基礎上,懷特海遵循柏拉圖的精神,在《過程與實在》中著手建立可取代近代機械論的新宇宙論。 
  2 自然主義解釋的新形式 
  2.1 機械論自然主義的反向動力作用 
  機械論自然主義是機體論自然主義出現的反向動力。懷特海正是針對機械自然主義的問題,提出機體自然主義。“在過去三個世紀的整個時期,一種固定的科學宇宙觀始終存在。這種宇宙觀預先假定的終極事實是,充滿整個空間的、不斷改變排列的、難以還原成原理的無情的物質。這種物質本身是無感覺的、無價值的和無目的的,它們不過是按照由外部關系規定的,不是從其自身的存在本質中產生的、一定的軌道運動而已”[3]18。懷特海將上述宇宙觀稱為“科學唯物論”假說,并對此假說提出詰難,因為這種假說完全不適合懷特海所處階段已經達到的科學狀況。他強調,如果對這種假說恰當地加以解釋,還是可以接受的;或者如果不用考慮事實發生的全部環境條件,僅限于探討某一類型的事物,唯物論的假說也能完滿地表達這些事物。但是,如果我們更加細致地運用感覺,或者追求意義和思想的連貫性而超出上述抽象結論的范圍時,這種理論體系立刻就崩潰了。“正是由于這種理論體系只是在狹窄的范圍內發揮威力,才在方法論上取得了極大的成功。因為,它把人們的注意力只引向在當時的知識狀況下,需要加以探究的幾類事實上”[3]18。懷特海并沒有完全拋棄“科學唯物論”假說。科學唯物論是“抽象誤置為具體的謬誤(the fallacy of misplaced concreteness)”的一個例子,把科學發展某一階段出現的抽象觀念誤認為是對具體世界的描述,因此需要加以批判[2]66。“本身無感覺、無價值、無目的的物質”,“按照外部關系所決定的、而不是從自身本質中產生的規則”運動,并且是“不可還原成原理的終極事實”。近代科學產生的正是這種形式的宇宙觀。
 2.2 “活自然”解釋 
  如果說柏拉圖宇宙論是機體論自然主義形成的原動力,量子論是直接正向動力,那么十七世紀以來建立在物質觀念上的機械論就是從反面刺激了機體世界觀的產生。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傳統的機械世界圖景在不斷瓦解,固定實體的世界觀陷入了困境,懷特海順應時代的發展,提出革命性的機體世界觀。正是在有機的,或者說是“活的”現實實有基礎上,懷特海把自己的哲學立場稱為“機體哲學”。懷特海的“機體論自然主義”是二十世紀的科學自身發展中所要求的新自然觀,以取代十七世紀以來孕育了近代科學的“機械論自然主義”。機體論自然主義與機械論自然主義不同,“機械論自然主義”把自然理解成是無目的、無價值、無生命的物質系統,而“機體論自然主義”則是把握活的自然的方法,它認為各種存在既相互包容又分別多樣化地實現各自的價值和目的[2]87。這種新自然觀被深化為“機體論”,這種說法是從《科學與近代世界》開始的,他在歐洲的科學史中尋找自己的新宇宙觀的先驅思想。《科學與近代世界 》的中心任務是批判近代科學背后的宇宙觀。《科學與近代世界》主要圍繞著十七、十八、十九世紀西方文明受到科學發展影響后的情況。一方面,懷特海按照歷史的縱向順序分別描述了近代科學從十六世紀到二十世紀初的發展情況,另一方面,他橫向討論了科學思想的空前進步與其它思想傳統之間的互動關系。正如懷特海在序言中所說,在上述三個世紀中,科學方面產生的機械宇宙觀壓倒了其他方面的舊觀點,而其自身很可能有局限性,機體哲學具有批判這種機械科學宇宙觀的作用。懷特海正是以一種批判性的哲學眼光看待科學在近代世界的影響。 
  3 機體論自然主義解釋的科學動力 
  3.1 個體性的創造與量子事件 
  機體自然主義出現的時代背景是二十世紀初現代量子論與牛頓經典力學范式更迭時期,如果說希臘時期柏拉圖的宇宙論為懷特海機體世界觀埋下了種子,那么現代量子論的出現無疑直接觸發了懷特海的思考,進而建立了這種順應時代的嶄新的世界觀。可以說,科學的發展成為整個近現代哲學發展的源泉,懷特海本人是數學家,也關注現代物理學的最新發展。雖然懷特海沒有寫過相關著作,但機體論自然主義與量子物理學思想有著內在的關聯。路易斯·福特在《懷特海形而上學的形成》一書中,以懷特海在哈佛大學時期關于量子力學的講義筆記為線索,強調指出建立在時段性的時間觀基礎上的事件原子論,對懷特海的有機哲學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2]71。在羅威爾講義的增訂版中,討論量子論和討論相對論的部分分別單獨設立一章,闡述了量子論的基本思想對懷特海建立形而上學具有怎樣的重要作用。在量子論中,在能量和運動量轉換這一最基本的場合,出現了量子的個體性(individuality)。懷特海從中得到啟發,提出發生于時空連續體中的基本要素性事件,也具有個體性[2]72。時間性生成不是連續的,新出現的時空性的“發生(occasion)”才是現實存在的最基本的范疇。結果,新的屬于發生范圍的“創造性發生”以及“創造性存在”,代替了懷特海中期自然哲學中強調生成的連續性的“事件”概念而被使用。懷特海放棄了中期自然哲學的如下立場,即“任何事件都包含更小的事件”,因為根據芝諾的“生成悖論”,從這種立場出發將不能談論現實的生成活動[2]72。無限可分的事件概念被具有統一性的“創造性發生”所取代,創造性發生是全新的、完整的生成,這就是懷特海的新生成論。 
  3.2 概率性存在、矛盾特性與經驗結構 
  機體論自然主義強調自然存在的基本形式是“現實事態”(actual occasion)。而“現實事態”與量子論的內在聯系可以分為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現實事態與量子相似的模式。在機體論中,世界是由相關的“現實事態” 構成的,它們中的大多數都是量子事件,世界是概率性存在的。量子學家大衛·博姆(David Bohm)提出了思考單位事件的全息(hologram)模式,即一種和懷特海的“現實事態” 模式十分相似的模式。“在量子水平上有證據表明,一種際遇中的事件受到了整個量子世界的影響。雖然我知道不足以肯定這一點,或者,這種影響是否是瞬間的或可能在光速上被考察,但是,正如我所知道的那樣,如果這種影響是瞬間的,那么懷特海哲學就可能提供一個其他理論似乎缺乏的例證”[4]36。 
  第二個層次是現實事態與量子論有相似的矛盾特性。量子理論有其自身的問題,現實事態同樣有類似的情況。例如,關于光的本性研究,某些實驗證明了光的粒子性,而另外一些實驗則證明了光的波動性。然而,波和粒子的概念沒有被應用于同一個東西。結果,這種混亂概念實際上什么也沒有澄清[4]37。還有一種可能的研究方法。即人們擯棄實體思維,根據事件思維來理解世界,就可能根據一種事件場(a field of events)來觀察實驗狀況。事件場中的事態關系的某些模式可能很像“粒子”,其他的關系模式則可能很像波[4]37。這只是說它為思考這些現象提供了一種不同的語境。 
  第三個層次是現實事態與量子論相似的經驗結構要素。現實事態是組成世界的現實實有,即組成可能是曾經的、現存的或者將來的這個宇宙抑或任何其它宇宙。舉個例子,我們說“狗叫”或者“地毯是藍色的”,大部分人會認為狗和地毯是現實實有。懷特海不同意這一點。要想理解他的思想,我們必須轉換我們給予大多數名詞的優先權,例如“狗”和“地毯”指明了人聽到狗叫的經驗和看到地毯的藍色的經驗。在叫的狗和藍色的地毯是從個人的經驗中抽象出來的。個體的經驗是完全現實的[5]17。現實事態最明顯的兩個例子:一是瞬間的經驗,無論是人類或動物的,二是量子。它們有共同點。首先,可以指出它們不是什么。它們不是希臘或現代意義上的“物質”。它們不是形式或行為的被動接受者,它們運行組成自身。其次,它們變成了它們從一個給定的世界中變成的東西。它們很大程度上是其它事物的作用。量子很大程度上源于其發生的量子場,而人類瞬間的經驗,很大程度上源于先前人類經驗和大腦中的神經事件的特性和內容。但是不確定性原則表明,事件受到過去的限制,一個現實事態確實決定了它將變成什么。同時,事態將變成什么影響了未來的現實事態[5]18。再次,一種事態不是某種正在行動的固定實體存在,而是形成于接受和自我組織的行為。在量子中,我們無法得到超出能量-事件之外的粒子。如果有“粒子”,也是由一系列現實事態組成。像石頭和樹的物理事物最終由現實事態組成,它們不是終極的行動者,而是現實事態許多個體行動的產物。
 4 結語 
  “機體論自然主義”的核心內涵是持續的具體實有,其表現是整體的結構對于從屬機體的性質都有影響。相反,整個唯物機械論的概念都只能應用于由邏輯辨認所產生的極抽象的實有。懷特海反對事物在時空中的基本形式是簡單位置,而是強調在某種意義上,每一件事物在全部時間內都存在于所有的地方。人們可以模糊地認識到,有一個境域是超出于我們清晰的認識能力之外的,作為理論出發點的終極武斷事實,應當能顯示出和這個境域同樣的實有的普遍原則。自然表明其本身體現了一種服從著決定論條件的機體演化哲學。像空間的度數、自然法則、受因果制約的持續實有等都是這類的條件。但這些實有的性質及其時間性與空間性,又是超越其自身的,是自身之外更廣闊演化的結果。根據機體概念的內涵可以發現,機體的固有性質正是過程。一切實在的東西的性質中都普遍存在著一個固有的事實,即事物的轉化;也就是從一個事物轉化為另一個事物的過程。這種過程并不是具體實有作直線式的演進。自然的一般位態是演化的擴張。某些名為事件的統一體都是事物實際性的發生態。像這樣發生出來的事物又應當如何描述呢?這種統一體要是稱為“事件”,便會使我們注意到與實際統一體相結合的固有轉化性。但這個抽象的字眼并不能充分描述事物實在性本身的情況[3]91。 
  從機體論自然主義出發,自然終極組成單位不再是事物,而是事件。事件的展開就是過程。從事件出發,把事件當成自然事素的終極單位。事件與一切的存在都有關,尤其與其他事件有關。事件的混合是通過色、聲、臭、幾何性質等永恒客觀的位態實現的。這些永恒客觀是自然所要求的,但卻不是從自然中產生。它們在某一事件之中形成組成成分時,將以限制另一事件的外觀或位態出現。位態之間存在著相關性,而且也有位態的模式。每一個事件都符合于兩種模式:第一種是該事件將其他事件的位態攝入其自身統一體的模式,另一種是其他事件將該事件的位態分別攝入本身統一體中去的模式。因此,一個非唯物主義的自然哲學將把原始機體看成被攝入某一實在事件統一體的特殊模式的發生態。這種模式也包括該事件被攝入其他事件,因而使其他事件受到改變或局部決定的位態。因此,一個事件便有內在的實在和外在的實在,也就是存在于本身范圍之內的事件,或存在于其他事件范圍之內的事件。因此,一個機體的觀念便包括機體交互作用的概念。一般科學中關于傳布與連續的概念,相對地說來,只是在時間與空間中實際觀察這類模式時所看到的細節性質。在這里,懷特海所持的論點是這樣:一個事件的關系就其本身來說是內在的,也就是說這些關系是構成事件本身的要素。 
  參考文獻: 
  [1] [英]A.N.懷特海. 過程與實在[M].周邦憲 譯, 北京: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2013.10 
  [2] [日]田中裕, 懷特海有機哲學[M].包國光 譯,石家莊:河北教育出版社,2001. 
  [3] [英] A. N. 懷特海, 科學與近代世界[M].何欽 譯, 北京:商務印書館.1989. 
  [4] [美]J.B.科布, 懷特海.哲學和建設性后現代主義[J].邵剛,楊金穎 譯,世界哲學,2003(1). 
  [5] John B. Cobb, Jr. Whitehead Word Book: A Glossary with Alphabetical Index to Technical Terms in Process and Reality[M], Claremont: Process & Faith Press, 2008. 
  (編輯:張萌) 
  Abstract: As one of important thought sources to build the social-ecological complex paradigm, Whitehead’s doctrine of organism of naturalism provides us with enlightening explanatory tools. First, the doctrine of organism of naturalism helps us to explain objective experience universally and construct a kind of Platonic explanatory program. Second, the doctrine of organism of naturalism emphasizes the new explanation about nature in process after transcending the mechanistic explanation of naturalism. Third, the scientific motive of the doctrine of organism of naturalism roots from quantum theory which is similar with doctrine of organism at different levels, such as the creation of individuality. 
  Keywords:Whitehead;doctrine of organism;naturalism;scientific motive;objective experience

星網期刊收錄7500余種雜志,種類遍及 時政、文學、生活、娛樂、教育、學術等 諸多門類等進行了詳細的介紹。

版權所有@2008-2012 星網期刊
蜀ICP備16034109號
咨詢電話
總機 :400-803-1233
張老師:18215679250
劉老師:13541203650
秦老師:13618095040
李老師:18982127411
趙老師:13881715357
李老師:13980832471
陳老師:13036676690
劉編輯:17713648934
其它老師...
業務咨詢QQ
張老師QQ:3001675867
劉老師QQ:3001634656
秦老師QQ:3001694899
李老師QQ:3001699503
趙老師QQ:3001601374
李老師QQ:3001642863
陳老師QQ:3001651437
劉編輯QQ:3001606241
編輯合作
QQ:3001606709

供稿人合作
QQ:3001606709

代理合作
QQ:22848269

業務
綜合介紹
論文發表
支付方式
常見問題
論文檢測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關注微信號:xinlunwen
每日前10名關注免費發表1篇
您已成功復制微信號 ,打開微信粘貼搜索添加即可
取消 確定
微信號:
長按復制添加編輯老師微信
去微信 >
期平特心水图